陈国林

用户主页 » 文章列表 » 阅读文章

丽江 故事开始的地方

1840已有 1912 次阅读  2011-05-26 12:42   标签丽江  故事 


     时隔 6年,隔着山遥海阔,隔着许多人与事的沧桑变换,关于这场旅行的记忆似已不够支撑起一篇以时间为线索的详细游记,只有一些片断、一些细节、一些心情,甚至一些色彩、一些声音、一些气味,零零落落如电影镜头般浮现出来。

  那是 2005年,随着人生中第二个本命年的到来,当第一份工作的新鲜和挑战感渐渐褪去,这个春天里的我变得很不安分。记得在这年除夕夜钟声敲响的时候,我对自己许下了三个心愿:一是要去旅行,二是要辞职,三是要找个人谈恋爱。很快,我的第一个心愿就有了目的地——丽江。后来大熊在游记里说,丽江对于旅行者来说,就像《罗马假日》里的赫本之于男人一般,是一个无可规避的梦——很难得地,我还算欣赏他的这个比喻。

  三月里,我开始筹划我的五一丽江行,时间和目的地既定,我首先要做的是找旅伴,最好是三五好友同行,实在找不到人的话独行也别有一番滋味。身边的亲友询问了一圈没人可以同去,于是我决定在 BBS上征旅友。我想,或许还可以借此认识一些有共同兴趣的朋友;鉴于旅行版上很多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先例,也许我还能过一把任我挑拣筛选的瘾呢。没想到的是,回复的人确实不少,但真正确定要去的人却寥寥无几,到月底该买机票时,只有两个人了,其中还有一个是先批驳了我的计划,到最后才又冒出来说要去的(这就是后来的大熊)——没得挑了都收下吧。约好见面,两个男生看起来都还算老实,不像人贩子,于是商量一番后一起去买好了机票。直到临行前一天,男生之一说临时被领导抓去加班去不了了,至此,这次旅行正式“沦为”我和大熊的二人行。

  历经有惊无险的昆明机场降落、漫无目的但并不无聊的昆明半日游荡、拥挤脏臭不堪的夜班卧铺大巴,我们终于看到了晨光中静如处子的丽江古城。接下来的几天里,黄金周的游人如织确实令这小城动若脱兔,但我和大熊心照不宣地选择回避,专往游人稀少的僻静巷落钻。于是,丽江郊外的小镇束河便顺理成章地成为更吸引我们的去处,因为束河古镇有着和丽江古城里一样无处不在的溪流,一样清润圆滑的石板路,一样簇拥着花草的小庭院,一样古朴神秘的纳西人家,包括水车、三眼井甚至懒洋洋的大黄狗——所少的只是闹市般密集的贩卖各种旅游纪念品的商铺,以及车水马龙的旅行团。 

  我迷上了束河。这里一整天都静谧一如黎明时分的丽江古城,静得随时能听到清脆的鸟鸣和悠闲的鸡叫;这里的溪水更清澈,连溪底的水草都能招摇舒展着晒到太阳;这里的花草也生长得更恣肆,溪边有大片翠绿的浓荫,山坡上有大丛怒放的白色野蔷薇。


  我们沿着潺潺溪流在小镇的边缘兜兜转转,摘野蔷薇的嫩芽来吃,看一群穿着湿漉漉小短裤的孩子在小水坝上嬉戏,看大黄狗被主人赶下溪去游泳,直到太阳落山我们还不舍得离开。我说想在这小镇上开一家小酒吧,找一处有溪水流过的小院,在石榴树下摆上原木的桌椅,桌旁的篱笆脚上拴上一条草绳,草绳末端系一个装着一打啤酒的网兜,整个网兜浸在哗哗流淌着的沁凉的溪水里……大熊则说他想在我的酒吧里打工当小二。


  两年后,在得知以“意境美”闻名全国的成都某婚纱摄影工作室在束河开了分店时,我明知不可能去还是忍不住一边在 MSN上咨询他们的档期和价格,一边闪着星星眼想象着自己和当年的那个游伴在那片开满白色野蔷薇的山坡上拍婚纱照的情景。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