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国林

用户主页 » 文章列表 » 阅读文章

吉他是怎么作出来的?

1710已有 2837 次阅读  2011-05-03 15:05


James Nash去上大学时并没有带走自己的吉他,后来这被证明是个愚蠢的决定。

Nash那时17岁,而且已经弹了有十来年吉他了。他确实弹得不错,但是并没有打算以音乐为生,而且他想自己在大学可能没什么时间再玩琴了。

他很快就发现自己错了。一个人一旦发现自己享受弹吉他的乐趣时便很难停得下来。于是Nash开始借别人的吉他,他抓紧时间弹自己所能借到的任何琴。终于,某一天,Nash给自己买下了一把便宜的日本吉他,这让他感到非常满足。

然而他的父亲却不太高兴了。

他爸爸热爱音乐并有一些很棒的吉他收藏,他不能让自己的儿子弹着把声音像猫被烫了后的叫声一样的破琴。于是有一天他来看Nash,并带来了一把6弦的二手Santa Cruz牌吉他。om型,云杉面板,印度紫檀木背板。(译者注:om即指形状也指音色,因为吉他的音色由形状决定,该型适合指弹和录音)

“给你,”他父亲说。“来弹弹看。”

这把琴棒极了, 音色明亮而清澈,音效坚韧穿透力好。除了琴颈处略有点问题,几乎就是完美。琴本身有点变形了,他怎么调整也弄不好。最后Nash只好到Santa Cruz公司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

“让我先看看琴吧。” 公司的创始人Richard Hoover说。Santa Cruz一直以来都是一家小厂,如果你要求,Hoover会亲自带你参观。他想尽办法想把这把琴调整好,但都不成功。于是他便很自然的免费给Nash换了个新琴颈。

今年已经37岁的Nash依然保留着这把吉他。他用这把琴进行了数百场他们乐队-The Waybacks的演出。时至今日,他依然不会忘记Hoover为当年那个走投无路的小男孩所做的一切。

“你永远不会忘记这样的事情,” Nash说道. “那时我只是一个20岁的默默无闻的毛头小子。甚至连自己的乐队都没有。他不可能从我这得到任何好处,但他依然无私的帮助了我。”

这便是Santa Cruz吉他公司的做事风格。

上图中:Gerard Egan正在进行guitar出厂前的调试。差不多需要花四个钟头安装和校准和琴弦有关的一切部件,从琴桥到琴格再到调弦钮。琴在彻底安装好后,会先试弹以确保一切正常。

“他会让吉他唱响生命的第一声。”Hoover说.



创办公司

 Richard Hoover是一位开朗充满活力的59岁男子, 戴着副板材眼镜, 留着浓密的胡子,灰白的头发扎在脑后。他看起来像是在孩童时代就爱上了圣克鲁兹市,并发誓要搬到这来,现实也正是如此。他也像是生活在蒙大拿的牛仔,这差点也实现了。

他和他爱人1972年搬到圣克鲁兹。起初是修理吉他,接着,在他心爱的Martin D-28被偷不久后开始做吉他。他手很巧,但是由于缺乏制造工艺方面的信息而受挫。

“几乎没有有关钢弦的资料,”他说。“但是有很多关于小提琴制造的资料”

Hoover查阅他所能找到的一切资料,研究大师们是如何运用技术和艺术的 — 他解释到,如何让木头,粘合剂,清漆唱出声可是有大量的技巧的。他越是学越觉得学的不够。于是他向其他制琴师寻求帮助,设想他们一起合作可以比单打独斗做得更好。在独自尝试制造吉他几年后,Hoover和William Davis还有Bruce Ross一起,在1976年建立了Santa Cruz吉他公司。他们四处打听,但别人都觉得他们疯了。

我们在那个最糟的时代,” Hoover笑着说.。“原声吉他几乎要绝种了”

先不说这样一家来自加州小镇的无名公司,要与Gibson, Martin以及Guild这样的大厂竞争有多难,更要命的是,他们使用一种根本没人听说过的板材来造琴。

上图中: Hoover在一把刚涂上硝酸纤维膜的“萤火虫”的旁边。



运营公司

公司生产出的第一把琴,是一把方肩厚琴身的大号D型琴。这都没有什么特别的,自从箱琴之王C.F. Martin第一次制造出D型琴,60年来这种型号一直都很流行。这把吉他的特别之处在于她是用洋檜木(也叫夏威夷相思木)制作的, 一种产自夏威夷的板材。

为什么是洋檜? 因为桃花心木不行. 尽管Hoover偏爱桃花心木的音色,但很多人认为用其做高档琴不相称。

“先不管对错, 洋檜是紫檀木的近亲,” Hoover表示。“洋檜的音质与桃花心木类似,但又不会被认为是廉价货。”

但无论如何,当涉及到琴的音色时,吉他演奏家们是很挑剔的。人们对Hoover他们的工作没什么兴趣, 也不在乎他们在卖些什么。

但紧接着Eric Clapton打电话来了.

上图中:Perry Vasquez正准备将背板黏合上去。上部的音梁(力木)是手工切割成型的,其除了使吉他更坚固 ,还能帮助吉他成音和延音。Santa Cruz的吉他因其极长的延音而出名。



突如其来的声誉

发现了Santa Cruz登在《Frets》杂志上的小广告,于是便打电话来询问是否可以给他弄一把。“六月禾”音乐的弹奏者Tony Rice在同一时间洽询。一些Windham Hill唱片公司的乐手也同时风闻了这家公司。

“那可真是突如其来的声誉,” Hoover说到。

早至1978年起,从Johnny Cash到Elvis Costello再到Gary Moore等众多艺术家都要求Hoover来制作他们的吉他。

公司一年生产大约700把吉他。他们可都不便宜,并且永远不会便宜。他们的第一把琴背面有很多划痕,也卖了900美金。而那时候一把sc的新琴要花5000美金, 顶多上下浮动100来刀。sc的琴可绝对是高档货,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弹他们的琴的人都年纪不小,因为这样才能有足够的钱来买琴。

“我这个年纪的人比较多,” Hoover说。 “事实上几乎全是我现在这个年龄的。我十八岁的时候我也卖琴给同龄人,他们不够专业但是弹得很认真,他们都很渴望拥有一把Santa Cruz那样的吉他”

上图: Santa Cruz吉他公司是一个自在悠闲的地方, 大厅里躺着一条狗, 音响里播放着太阳唱片公司的唱片,而墙上则挂着放克风的画。

“这的规矩是你想穿什么都行,但顺便说一下,你母亲今天会顺道过来晃一圈” Hoover大笑着说道。


木料活

制作吉他要用挑选木料开始。
Santa Cruz所用的木料种类令人眼花缭乱。制作琴身的包括紫檀木, 桃花心木,洋檜木 胡桃木, 枫木以及梧桐木。上等的云杉和雪松用来做面板和背板,桃花心木做琴颈,黑檀木做指板。所有的木料都是回收再利用的,来源包括淹在水下的原木,倒下的树木,老房子里的横梁,或是来自循环种植的林场。

“乐器随着年份的增长而变的更美,” Hoover表示。 “所以我们作了点弊,直接用旧木料开始制作。”

木料同时也来自世界的各个角落。黑檀木来自印度的林厂。桃花心木来自洪都拉斯。 枫木来自太平洋西北沿岸。经过三十五年的经营,人们开始明白Hoover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木料,并在找到时通知他。原木和横梁,在位于意大利,南美,弗吉尼亚或华盛顿的四处制造厂进行加工。然后木料被运往圣克鲁兹。所有的木料都会在精密控制的温度和湿度下风干六周。

“不到一个月我们就能使经大自然多年冲刷的木料焕发新生,” Hoover说。

上图: 在黏合剂风干过程中,用钳夹将背板牢牢固定住。


成型定音

.制造这些优美的弧度并不想你想的那么复杂。将木条在水中泡过后,放在不过分灼热的金属模具上,然后在上面紧贴12-30分钟晾干。

“我们会把木料弯得稍微过一点,这样取出来的时候弧度不会不够。”Hoover解释道。

侧板一经定型,桃花心木的琴颈,漆好的桦木尾板以及椴木的衬里就被安装上,大多数SC的吉他都用云杉做面板。轻叩半成品以了解他们的声音和延音,然后才定型。最后经手工刨修来调整音色,削薄一点可以有更多低音,厚一点可以有更多高音。x型音梁同样使用云杉手工制作。

面板被固定好后,再把镶边细致的黏上。

“镶边将面板和侧板隔开,很像垫圈将扬声器隔在箱体里,所以是面板震动而非侧板” Hoover向我们说明。

上图: Sam Jarvis正在给一把新吉他镶边。



手工定制

Santa Cruz吉他公司看着不大,人们很难相信这里的雇员们都在靠做自己热爱的事情来挣钱。为了存放木料所以房间很温暖,环境也很吸引人,空气中还有一股木屑和粘胶的气味。这里欢迎到访者,并愿意领着他们四处看看。我们去的那天,正碰上Hoover停下手头的活,高兴地和两个参观的德国游客闲扯。

这是一个从容不迫的地方,人们一次只做一把吉他,由于全手工制作的原因,通常耗时八周甚至更多。几乎这里的所有吉他都被预定了,如果你今天订一把,那你到秋天才可能拿到自己的琴。

"我们不批量生产任何东西," Hoover 说。 "65%的一切部件都是定制的"

上图: Sam Jarvis在工作台前工作



没人被钉在一个岗位上

大部分制琴师来自其他商店或者刚出校门, 而且只要手巧Hoover不介意雇用没有经验的人。从这里走出了像是在1978年成立了Bear Creek吉他公司的Bill Hardinwho。Hoover 也愿意辅导其他年轻琴师,如Michael Hornick, 其后来创办了Shanti吉他。

每个人都要参与吉他制作的全部环节。这里不是那种让人日复一日的做着同一种活的流水线工厂。

“那不是我想工作的地方,我也不想和做那种活的人一起工作,” Hoover说。“没有人想被困在一个步骤上”

上图: Sam Jarvis 正在抛光吉他。如果使用带式磨床来抛光华丽的印度紫檀木琴身,那还真让人看着就感到不安。



就连Mastodon的乐队成员也同样是 Santa Cruz吉他的热爱者。


琴师要使用大量的黏合剂。每次用手指沾取少量,然后刮在工作台沿上 。工作室里到处都是图中这种,凹凸不平的干了的黏合剂。


琴颈,还是琴颈

雕刻琴颈非常花时间,65%的琴颈,为了满足顾客的需要手工雕琢。其余的使用一种巨大的铣床,精妙的工艺每十七分钟就能够制造一把。有人可能会说这是作弊,但SC的员工们可不同意这种说法。
“我认为这台机器制造出来的就是手工琴颈,因为它能完美的复制手工工艺” 告诉我们这点的Adam Rose, 就操作这台铣床。"这是传统手工艺和前沿科技的结合。"

所有的琴颈最后都会手工完善,然后使用鸠尾搭接法(一种木工接合法,而非使用螺丝)固定在琴身上,其模具是35年前制好的。鸠尾搭接既可以显现了古典琴颈的音调又可以更好的固定“这样做更费功夫,所以如果不是因为效果好我们不会这么做的,”Stephen Ford说, 在图中他正准备安琴颈。

你还指望在一家吉他公司的洗手间里发现什么?



最终完成

 

“Santa Cruz 只使用硝化纤维漆 ,因为这可以增强乐器音色的明暗度,”Hoover说。并且可以让外观更美, 所以花三周时间涂抹,硬化漆层,抛光是值得的。

"这是非常传统, 需要极高技巧的工作,我们不掩盖木质,我们将木料的美彰显出来。”很多优雅的木料,像是紫檀木和桃花心木变得越来越难得。大的的制造商们终于开始寻找代替品了,但Hoover说,像他这样的小厂获得这些迷人的木料的问题不大。Santa Cruz 每年只生产700把琴,木料供应量不成问题。

"唯一的计较便是价格,这种木料毕竟越来越少了," 他补充道.



吉他魔咒

 

Santa Cruz谈到他们的琴时说,“你会舍不得它的”,这在Nash身上绝对是真的。他现在有了很多的吉他,也有一些用的很频繁,但是那把大学时代得到的Santa Cruz吉他仍然是他的最爱。琴声明亮清澈,声音不大但绝对有穿透力。

“我喜欢有故事的乐器," 他说。

吉他声音好听的因素很多,但很大程度上仍取决于木料和钢弦间的相互作用,以及时间以何种方式在他们身上留下痕迹。但这并非全部,还有一些不可思议难以形容的部分。吉他手们称之为魔咒"

科学能解释的就这么多,确实有一些神奇的东西,好吧,你不相信..."Nash的声音小了下去, 魔咒这种东西,除非你相信否则就无法体会。

Hoover显然了解这种魔咒,并且Nash坚信Hoover的制作使这种魔法变得更强大。

“我的这把吉他不是那种可以被代替的东西,”Nash解释道。“Richard 制作的吉他都很美,但这把更特别,他可以给我再做一把很棒的琴,但和这把又不同。我可能会再拥有一把Santa Cruz, 甚至两把,但这把琴永远不可能被别的取代。”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