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zu

用户主页 » 文章列表 » 阅读文章

管中窥豹之卡宾 中国时尚还缺哪些?

700已有 639 次阅读  2011-04-14 14:03
文/唐小唐

洪晃在微博上说看了七匹狼的秀感觉中国服装的做工面料都不输国外,输就输在品牌文化。在目前的中国,懂时装的人比洪晃要多很多,但论到话语权,洪晃至少能排到前十。虽然这句话的谬误和简单有目共睹,但还是有很多人称赞。单做工来说,中国很多服装品牌要差外国很多,要不然为什么有“外贸衣服”这一说法,就因为很多中国代工工厂的出品和内销服装的产品质量控制还存在一些差异。

洪晃这段话的北京是每年两季的中国国际时装周,如果观察中国服装,时装周无疑是最好的标的,但是一个奇怪的现象是,比如设计为人称道曾参加过巴黎时装周的马可的“例外”品牌是不参加中国时装周的,另外一个在销售和创意上都堪称国内第一品牌的美特斯邦威也是不参加的,所以在这样的一次服装界的聚会上唯一能用来参照的可能就是卡宾了。

毫不掩饰对卡宾的私情,因为我曾多次采访过他们的老板和设计师杨紫明,也有个很好的朋友在里面从事。即使在这一切之前,我也一直没有停止过对他的赞扬。如果要我列举对中国最具好看的三个时尚品牌的话,我一定会把卡宾位列其中,但它同样也不会是第一,第一的选择有很多,比如例外、梅特斯邦威和李宁,这三个品牌各具优点,且都比卡宾强。如果能有一个宏观的观察,则必须把品牌和时装周这一世界通行的潮流事件联系起来,卡宾是中国服装品牌唯一可以做到的。

 

Cabbeen Chic 2011秋冬系列发布会,不同于以往Cabbeen Lifestyle,Cabbeen Urban,Cabbeen Chic三个品牌的联合发布,本季卡宾将品牌定位高端的Cabbeen Chic单独发布,可见卡宾在时装市场的野心。消费者的积累和资本的积累,让很多本土品牌想在价格、质量已经品牌上更上一层楼,相对于美特斯邦威的的me&city来说,Cabbeen Chic与原品牌的辨识度都相当模糊,最多只能看作是品牌的某个系列,而me&city换了一个名字,在品牌包装上亦不断寻求国际知名的模特代言,虽然效果并不是很好,但这种寻求突破的态度可能是卡宾所欠缺的。相对于国内的其它品牌只是随着原材料水涨船高的涨价来说,卡宾虽然有些超前意识,但做的还完全不够。

中国现有品牌上是否能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奢侈品呢?个人觉得基本不太可能。shanghai tang一出生就打着迎合欧美品味的招牌,它的国际路线也许是可以借鉴的。当然这就意味着一个国内品牌想做奢侈品必须完全摆脱原有品牌的束缚,重新创立一个全新的品牌。me&city和Cabbeen Chic 虽然没有明说做奢侈品市场,但是高端市场究竟是怎样呢?不同的价格,它的设计和质量是否能与之匹配。就像Louis Vuitton和Marc by marc jacobs,Chanel和Karl Lagerfeld这两套品牌,都是设计师借百年历史品牌然后创建更加年轻平价的设计师品牌,这样的经历正好于中国目前的品牌运作模式相反,而中国设计师显然不如国外设计师有号召力,却偏偏要弄更贵的高端品牌。对于这一点,本人并不看好。在目前三大奢侈品牌近百个奢侈品牌中,中国品牌想要晋升其中实在太难,唯一可能是靠巨额广告费和邀请国际知名设计师参与才有实现的可能。那么是否还有另外的途径呢?凡客的老板陈年说要收购LV,虽然是天方夜谭,但也许恰是一种未来可能的模式。即使在资金上有难度,“收购”几个设计师还是完全有可能的,这一点做的好的有优衣裤,柳井正请来Jil Sander推出的+J非常之成功,可见一斑。从某种程度上,优衣裤模式更加适合中国国情,因为大家都走的都是快销低价路线。

另外还有就是资本市场的问题,卡宾之前也被暴和安踏合并的新闻,这种情况在未来几年的中国服装时尚企业中可能会更频密的出现,但是如何合作显然是一个未知数。中国做的好的服装企业大多在10亿-100亿的营业额之间,因此谁都没有绝对的优势收购别人,谁也不愿意以低价格出卖自己的公司。所以,创建合资公司可能是最合适的一种途径,不过面对低端市场白热化竞争和高端市场技不如人的现状,成立新公司能做什么又是一个问题。虽然这样似乎无解,其实也正说明着有着无限空间,因为谁都想不到突破点,有一个人做到,便可以成为这片蓝海的占领者。

上面说的可能更多的是偏资本运作和企业战略的问题,因为像卡宾、美特斯邦威、李宁、安踏都已经有这样的实力去考虑企业进一步发展的能力了。这些也并不代表他们在一些软实力上存在的一些问题。下面具体说说,卡宾这次时装周上一些不足的地方。

 

卡宾的2011秋冬秀以“自然选择”为主题,舞台设计中运用了很多稻草和树枝,到场看秀的人,包括事后的报道,很多人都觉得似曾相识,因为Chanel也曾在秀场运用过农场元素,因为国内秀导和场地等综合因素,Chanel显然做的更好,自然味道更足。卡宾的这场秀在DPARK第一车间举行,可是这样的场景似乎更适合在旁边的那个“罐子”里举行,记得有一年卡宾的一个“太空”主题的秀就是在那里面举行的,场地更宽阔,摄影、摄像也更容易表现,当晚现场的摇臂摄影机感觉完全不能表达那样的场面。这也反映,国内品牌做秀很多时候只是为了做秀而做,即使如杨紫明这样很敬业的设计师也不能把方方面面都考虑好,做到最完美。当晚舞台的很多树枝从观感上都能感觉是从树上刚刚扯下来的,其实这有悖于“自然”的主题,自然的主题应该包括环保。设计师马可最近在深圳做的一个展览《吾土吾民》就是把西部很多贫困地区村民穿的破旧的衣服收购回来,展现另外一种美。所以,卡宾的这场秀,完全可以找到真正“自然”的“道具”,而不是那些看上去为了一场秀随便从哪里用车子撞回来的稻草和树枝。

另外一个细节就是在秀场,很多观众感觉座位的位置太狭窄了,完全容不下一个人的屁股。我坐得是测边位,不知道正前方是否也是相同,虽然这从某方面反映了卡宾观众的多和大家对卡宾秀的期待,但难免坐立不安而导致心里不爽。这样可能又要说到场地的问题了,还有设计师和中国服装协会因中国时装周的微妙关系,但我相信,这些细节都是可以做到更加好的。

最后要说的是,关于“一把火”的问题。秀场玩噱头并没有什么,反而是宣传的一个好机会。既然这场秀的舞台有疑似Chanel的感觉,所以不如一把火把它烧了,可能会有点不破不立的感觉,而且野火烧不尽,本来就是自然的一个象征,一场秀如同一部电影,故事情节,时代背景,这些和设计舞台是一样的道理。

 

所以,如果我是设计师,在现有的情况下,我肯定会在旁边的罐子里举行,然后我会去西北找一些那些真正自然的树根、树枝,那些被历史和风沙清洗过有沉淀的道具,草垛至少有三垛,因为各地方搭草垛的方式是不同的,有稻草有麦秆可能还有一些高粱,然后结束时我会一把火把他们全部烧了,模特可以围着火光喝酒跳舞,这样应该是符合卡宾和设计师的性格的,可惜都没有看到。

说了这么问题,全因为卡宾还是中国值得期待为数不多的几个品牌之一。但不足之处也还是随处可见,所以,也就一句话,任重道远。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