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醉不记事

用户主页 » 文章列表 » 阅读文章

梦见穆赫兰道

已有 565 次阅读  2011-04-17 20:43   标签世外桃源  穆赫兰道  降落伞  苗族  好友   
不知怎么上了一艘飞船,中途的时候我背装翅膀一样的降落伞往下跳,跳了两次,每次必落在一个大操场模样的地方,那感觉相当刺激,彷佛自己有什么超能力,幻如神兵下凡。

   第三次是和好友绮霞一起跳的场景,风有点大,风向偏右吹,我用力蹬了蹬腿,但两个人还是随风飘远了,没有准点落在大操场。靠,似乎穿过一片大森林,一座大湖,隐约有小村庄。我心想不行,得落在离人烟不远的地方,于是大声喊“用力,就跳这里”,擦!我们齐齐掉在了软绵绵的草地上 ……

   幸好,抖了抖筋骨,没废没残。我遗憾地对霞说,之前真的不是降落在这里的,唉,这地方我也第一次来,她狐疑地看着我,彷佛我的过去是个传说。把翅膀卸掉,站起来,我们必须离开这荒蛮的山野,再考虑怎么离开这鬼地方吧!

   运气还不错,刚从稀稀拉拉的小树林出来,就看到了分明有人和动物走过的小道,再定眼一望,哇,难道我们来到了世外桃源?一群衣装有点像苗族的男男女女正往前面的山上去呢!我们阴霾的情绪一下子全无,有人的地方必有出路,看来我们还是能够回家的。于是我的心情调至了彷佛到户外旅游的状态,我们愉快地上前去,用城里人的口吻向他们打招呼;奇怪!这些男男女女虽然一副原始部落般的淳朴模样,却一点也不怕生,倒是问起我们怎么来的,还万分热情地邀约我们上山去。不管了,人生地不熟的,总不能太客气吧,先去了有地方睡有饭吃说不定还有车搭的地方再说!

   就这样,我和霞跟着步调快乐的大队伍很快就来到了山腰上的一个村庄。

   这个村庄盘踞在无名山的半腰,路总是上坡路,裸露着红色的山泥;由于整个村庄呈约27°倾斜,于是所有房子都是斜斜的,除了草屋就是瓦房,小村的中心路道上有一座小卖部,店主是一个又黑又瘦看上起有点痞的男孩,他不喜欢穿上衣,我不喜欢他老是盯着我看,我终于开始感到了一丝**的不安感。

   我们住进了一个有着圆圆脸的姑娘家,她不怎么和我们说话,但总是笑笑的,看起来很善良。她家的院子里有一口乌黑的大水缸,我们又累又脏,正好清洗一番,洗干净后我感觉浑身轻松,丝毫没有疲惫感,于是提出要出去村庄溜达一下,霞说要去你自己去吧,她想睡一觉。

   从姑娘家出来,没几步就经过了小卖部,黝黑而又**的男孩光着膀子盯着我,忘了我有没有打招呼,反正我是恨不得赶紧跳过去,离他远远的,那眼神彷佛等待着什么发生,我有点不舒服。

   在村子里转的时候,似乎没见什么人,大多是狗和老人和小孩在家门口墩子上坐着,几乎没有任何喧哗,显出了傍晚时分般的寂静。但这时应该才是正午时候吧?记不得了。

   我走啊走啊走,不知不觉竟然沿着一条铺着黄沙的路下了山,到了平地的时候路越来越宽,越来越直,我越走越远。那一刻,我完全把村子抛到了乌爪国,似乎进入了另一个境地,这里,这里彷佛……家乡的乡间大道,一直走着就会回到小时候的家呢……

    我走啊走。

    天渐渐发暗,不对劲,抬头一看,前方路乌云密布,坏了,要下暴雨!一下子头绪回到现实,赶紧回村去吧,于是掉头,但是那乌云突然变得狂野起来,仿佛被大风追逐,很快就卷到了我上头,黑压压的又低又浓,我拔腿就跑,拼命跑啊,吃奶般使劲跑,云就在我头顶、背后,就快要把我吞噬了,我紧张万分,也不顾多想,只管往村子的方向狂跑。这时候,背后的乌云里出现很多和我一样向前跑的人,前方也出现很多向不同方向跑着的人。“快跑快跑,要下大雨了,太可怕了!”我惊呼。然而,这些人只管跑,并不回我话,我定眼一看,全是看起来年纪很大的老人,穿着长袍,脸白白的,长满了皱纹。看不清眼睛,但他们的嘴角都在冲我微笑,我们谁也不管谁,一直跑啊很快就来到了山脚下,好了,再奋力一下就可以上山了。可是我发现,下山的小道不见了,只见一堆堆错乱的菱角锋利的山石,那些人一边四处乱闯,一边冲我依依呀呀的笑啊叫着,我大声问“我忘了回村的路,请问路在哪路在哪?”她们并不理会我,仍然跑着和冲我笑着……甚至有一两个过来拦住我拉扯我,我害怕极了,也更加着急,慌乱中用力拨开她们,闭上眼睛就往山上跑——也不管此山是否彼山了。

   奇怪的是,慢慢天色又亮了起来,乌云并没有一直追随我,差不多跑了一段之后,看见了有人站在山上的村口,正紧张的看着慌慌张张向上爬的我,我害怕得都要哭了,但表面还是装作很镇定坚强,我指着后方,向村人说:“刚才,那边好多云,很多奇怪的人,不知道她们是谁。”村人不答我,转身向村子里走,我快步跟上,很快就上了山半腰的村子里,经过那条红色的路,中途的小卖部还开着,那个男孩眼神惊惶地看着我。回到了圆脸姑娘的家,她不做声地把门关上反锁,院子里才终于有了安宁而又安全的空气。我神色未定,刚一开口想问——“嘘!”主人示意我别出声,彷佛她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样。

  没有见霞,大概她在屋子里睡得正香。

  我抬头看看天空,小村落的天空没有什么特别,似乎黄昏就要来临,闻不到烟火的热闹,也听不见狗与孩子们的嬉戏,安静,太安静了。

  我还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接下来的黑夜,我也不认识这里的每一个村人,她们是谁?我在哪里?

  飞船大概也不知道我们降落在哪里,而降落伞一样的翅膀已经丢在了林间荒野里,我不知道该怎么离开,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嗡嗡嗡!电话在震动,睁开紧张而惺忪的眼睛,窗外是城市新的一天。

  这个奇怪的梦,半途醒了。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