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雅老去

用户主页 » 文章列表 » 阅读文章

下午茶与茶舞

已有 578 次阅读  2011-04-06 12:11   标签维多利亚  女人  时间  阳光  下午茶  茶舞 

淡淡的奶香和热腾腾的烟,银器和瓷器轻巧地 碰撞出金属般的声响,还有轻歌曼舞。当阳光透过轻飘飘的窗帘缓缓地在依然鲜亮的家具和地毯上印出漂亮的纹理,差不多就是下午茶的时间了。

有一首名曲叫做Tea for two,讲的便是下午茶,且不仅仅是下午茶,还有茶舞。在维多利亚女王时代,下午茶可是一种正式的社交礼仪,据说还有专门的礼仪书来表明如何发起一种类似聚会。这种让上流社会的贵妇们打发闲暇兼填饱肚子的嚼舌根活动确实泛滥着女人们对细节孜孜以求的习气,据说甚至连怎么用勺子搅茶(作用大致在于把奶和茶混起来)都有讲究,必须要把勺子放在六点钟的位置,然后移动到十二点钟的位置,如此这般两三下便可。而一个劲地拿勺子在茶杯里打圈圈,据说又变得村姑了。

而茶舞则流行于上世纪初,或许因为酒吧或舞厅这种东西还没有成为人们生活中的必需,或许作为女士专用的下午茶时间偶尔需要绅士们插花,或者某些时间只是因为腻烦了伦敦湿冷空气的全家大小一起去度假,比如去布莱顿,比如去汉普顿,男士们去不成常常晃悠的俱乐部,而女士们的下午茶时间便成了打发无聊时光的最佳消遣。而正巧,男士们并没有女士们那么八卦(据说在下午茶的正式礼仪中,仆人们是不能进入起居室的,只在召唤时入内添加热水,为的便是防止仆人们偷听),于是便攫住另一位还不怎么懂得八卦的年轻女士的纤纤玉手,在管弦乐队悠扬的轻音乐的伴奏下跳个小小茶舞(Tea dance)。如今上海的半岛酒店又兴起的茶舞,便是对曾经那个时代的某种缅怀,而到二战之后, 可能由于人们已经有了更好的地方跳舞,下午茶舞这项社交 活动也渐渐失去了往日的风头,终究慢慢地落寞了。

据说昔日发明下午茶的安娜·贝德福公爵夫人,那位维多利亚女王的闺中密友,朝内贵妇,便因嚼人舌根而落下丑闻,连累到女王,恐怕是下午茶喝得太多的缘故。Love and scandal are the best sweeteners of tea(爱语与丑闻是最美味的茶点),著名作家亨利·菲尔丁的名言明显剖析出了这种上流社会女人们的专属活动的专属功能。

茶舞有快有慢,但看的是心情。可以是华尔兹探戈,也可以是会将人小腿挑断的查尔斯顿舞,这是社交,是消遣,也是消化食物的一种方式,虽然最早下午茶的诞生源于欧洲人喜欢八九点钟晚餐的习惯,但这种叫做下午茶的东西的茶点确实越来越丰富,一不小心就有把伟大的dinner— 众人期待的晚餐给挤成夜宵的危险。那么乳猪肚里装着鹅,鹅肚里装着小鸡,小鸡肚里装着鹌鹑,鹌鹑肚里再装个什么的欧洲人餐桌上的经典,也不会出现了。


说起餐桌 ,下午茶确实与一道真正的“ 餐 ”有着诸多区别。首先,下午茶并非在餐厅举行,它必然要在起居室里举行,主客都坐在沙发上,仆人会在茶几或者低矮的边桌上放上茶、茶壶、茶具、糖罐和奶罐,碟子,各种下午茶的茶点, 以及一个摆放残渣的小碟子。一派的琳琅满目,那些高档的银质或者薄薄的骨瓷制成的茶具也用来让主人家们炫耀财富。

因为人坐在沙发上,显得比较矮,因此传统的英式下午茶又叫做low tea。而相对于low tea的还有一个high tea,是坐在餐桌上吃东西的(显得比较高),那是当时劳动阶级所享用的下午茶,一般在下午五六点钟的时候,家里的男人们劳动回来,肚子饥饿,自然也等不及晚上八九点钟的那道晚餐,于是只能在中间来一餐像模像样的下午茶,那个下午茶的种类还要丰富,除了传统英式下午茶所常见的司康饼和三明治外,还有各种肉食,足以填饱肚子,而之后的那顿晚餐,倒是真正的简化成了夜宵。

而当时流行在上流社会的传统英式下午茶中的明星食物,除了司康饼,自然还有三明治。下午茶的三明治的 正式名称叫做tea sandwich,三明治里通常放的是黄瓜(其他还有金枪鱼之类的),这主要是因为上流社会的小姐太太们总是不愁吃喝的,黄瓜三明治倒能清口,而受欢迎。而包在黄瓜三明治外面的面包(不能带面包皮)则是越薄越好,但又不能过分薄,这通常是主厨们“露一手” 的绝好机会,而黄油则要在面包上涂抹得越均匀越好,并也须是薄薄的一层。三明治的大小要恰好能用三根手指抓起,并且能让人两口吃完,形状倒不论。黄瓜在厨房是要切好了先放在一旁的,到端上三明治的时候才一起奉上,这才能保证黄瓜的汁水不浸湿面包,不至于沾湿了小姐太太们干净的手指头。要知道,要是手上沾上了什么汁水,可是十分失礼的事情。
 
可能也正是因为如此,吃下午茶时,如果起身离开,餐布是不可以放在沙发上的,而是要放在茶碟的左侧(这也是通常最开始放餐布的地方),如果餐布上不小心沾上了什么奶油果酱,那是万万不可再沾到沙发上去的,沙发可不比餐桌,娇贵得很,经不得一点污渍。

司康饼是下午茶点中的主食,通常是圆形,也有三角形的。它也是被第二轮吃到的食物,第一轮一般吃的便是三明治和其他的一些咸食,就好像开胃菜一样,而在司康饼之后,则是甜食(甜点),不管这三样放在那高高的三层茶托的哪一层,总之进餐的顺序还是从咸到甜不会改变。而一顿下午茶的好坏,除了茶本身之外,主要取决于司康饼,这种英国传统食物扮演着世界上为数不多的英国美食的重要角色。


司康饼通常是和鲜奶油以及草莓或者蔓越莓果酱一起送上的, 而先把鲜奶油涂抹在司康饼上,再涂上果酱的这种吃法,似乎已成了下午茶时吃司康饼的一种经典吃法。这种吃法常常是在英国西南部的德文郡等地的惯常吃法,所以又叫做德文郡吃法了。吃司康饼就好像吃餐包一样,你可以将它掰成正好一口左右大小的一块,然后涂上奶油和果酱,塞进嘴里。

而今日的下午茶点则显然进化得更为丰富,虽然它的社交性早已不同往日。据说是因为战后那些专门伺候人 喝茶的仆人们已经越来越少的缘故,已经越来越无法成为一种上流社会贵妇们的定期聚会了。事实上如今除了英国之外,下午茶的举行地通常只发生在高级酒店里,毕竟要找个合适于下午茶的、不失礼的起居室估计也只有那些大酒店才能做到了。
 
下午茶这种东西,近年来似乎又渐渐流行,虽然不是说每天都要来上那么一记,但很多时候却成为了人们度过周末闲散时光的最好消遣,或许是越来越快节奏的现代生活确实让人反思,或许只是因为在交通复杂、钢筋水泥的大城市中,没有工作的周末时光里,人们除了吃喝聚会,也已经找不到更有趣的活动了。它的作用可能更好似另一种时兴的周末餐食brunch,只不过brunch更适合家庭,而下午茶则更适合朋友。当然,也总有那些依然闲晃度日的贵妇们,而对她们来说,下午茶依然是八卦和流言的最好来源。

而下午茶的形式也越变越多样,绝不局限于传统下午茶,虽然对传统的追求依然是关注的重点,但为了跟上现代人千奇百怪的口味和被世界各地各种大餐娇惯得不得了的味蕾,大家总得各显神通。


一向以下午茶赢得口碑的伦敦酒店Savoy最近重装新开,其中包括重新开幕的冬季庭园楼阁Thames Foyer,更是享受下午茶 的最佳地点,让宾客在华丽典雅的玻璃拱门下度过一个悠然舒适的下午。而在伦敦骑士桥的著名老酒店The Berkeley不久前正在举行他们时尚下午茶Prêt-a-Portea的5周年庆典,设在酒店 Caramel Room的下午茶推出的茶点招引过许多大牌设计师的光临,比如Philip Treacy、Alice Temperley和Anya Hindmarch,但并不是设计什么茶具,而是茶点,那些充满趣味的时尚茶点包括Christian Louboutin红鞋底闪烁高跟鞋姜饼、Alice Temperley意式苹果奶冻慕思连高跟鞋脆饼配黄金、Philip Treacy朱古力令牌蝴蝶帽蛋糕、Jimmy Choo香草高跟靴饼、Alexander McQueen浅绿开心果礼裙饼配银腰带等等,而今季更推出Jason Wu深紫色褶皱礼服裙饰以蓝莓糖霜的罂粟子饼干,以及用香草及红桑子慕斯制作的Sonia Rykiel航海条纹服装和经典黄帽子。

这些创意十足的茶点是为了在酒店附近的斯隆大街、Harrods和 Harvey Nichols百货公司购物的女士们准备的,看来今日女士们的主业,显然 ,除了八卦还有购物 。
分享 举报